今天看啥
热点:

  

  这幅文字云图像显示的是人们最常用的密码,其中字体越大其使用率越高。
  
  斗胆让我猜猜:你上网用的所有密码——网上银行、邮箱、网购、twitter和facebook的登陆密码——在你脑子里是乱七八糟。你也非常清楚,访问不同的网站,必须选择一串不一样的、排序复杂的字母、数字和符号做密码,然后把它背下来。(先人的智慧教导我们密码守则第一条:绝对绝对不能把密码写下来。)
  
  可是你不会真这么做,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脑子没有这种能力。于是你选择用熟悉的单词来注册每一个网站:比如自家狗狗、你家那条街的名字,再加几个临时想到的排列,比如“123”作为结尾。也有可能你真的遵守了那条守则,也因此在登陆银行账号的时候常常被锁起来,或不停回忆各种荒谬的安全问题的答案。(“你小时候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我现在就被问到这一题,可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做的“运动”就是想方设法翘掉体育课。iTunes商店还有一个问题是问客户他们“最不喜欢的车子”是什么。)
  
  最可怕的是,最近几年,你还会被逼着设一个字母混合大小写的密码,可有哪一个正常人能记得起如此多重组合的排列呢?至少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你。
  
  如果你觉得自己设的密码太差劲了,我有个理由能让你不那么愧疚:这样的烂密码是普遍存在的。上个月,PIN密码泄露事件的分析报告显示,大概有十分之一的人会选择“1234”做密码;而最近雅虎网安全漏洞事件也让我们发现,有上千名用户设置的密码要么是“password(密码)”“welcome(欢迎)”“123456”要么就是“ninja(忍者)”。
  
  人们总是会设一些烂到不行的密码,甚至拿它去保护一些比自己的存款还重要的东西。军事安全专家们大都知道,在冷战高峰时期,美国核弹的“解锁密码”竟然是00000000。五年前《新闻之夜》亦曾揭露:1997年以前,英国部分核弹的钥匙锁,其本质就是一个自行车的车锁。至于怎么选择让弹头在空中还是地面爆炸,只要用宜家的内六角扳手(Allen key)就可以搞定。而这些根本就不是密码。遇到敌方攻击的时候,快速反击比其他什么都重要。
  
  我们的密码处在危险之中,而这也成了邪恶的黑客和“挂羊头卖狗肉”的安全测试人员一场又一场“军备比赛”。可是你只要跟那些内行人聊聊,就知道先人的智慧其实也是值得商榷的。举个反例:把密码记下来可能才是一个好主意。有些老板会命令员工90天更换一次密码,这可能并不是在提高安全性,反而是给自己惹麻烦。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一些银行的密码设置规范上:密码不能超过12个字符,不允许使用空格键,等等。而在所有规定之中隐藏的真相是:密码——作为保护人们在互联网上的私人资料的途径,最后却在根本上被违背了它的本职。
  
  我曾向一个经验丰富的网络安全研究员比尔·切斯维克(Bill Cheswick)指教,问他有没有办法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问题。他想了一会儿,提议道:“就把你的电脑烧掉,然后滚海边玩儿去。”尽管你的脑子可能已经乱得不行,但还是有既安全又不会失去理智的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跟以前别人教你的不大一样。
  
  密码破解手法形式多样,然而当中最重要的反而不是靠邪门歪道,而是靠蛮力强行攻击。举一个例子:有一个黑客,他潜入一家公司的服务器,准备偷取一份文件,文件上记有上百万条密令。这份文件(但愿)是被加密的,因此他不可能直接登入这个账号。假设文件里的密令是“hello”(当然没那么简单),在文件中它就会被加密为类似“$1$r6T8SUB9$Qxe41FJyF/3gkPIuvKOQ90”的字符。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这行乱码解开,因为他知道文件是被“单向加密”的。而他能做的,仅是将所有上百万种可能性加入同一个加密算法进行测试,直到其中一个密码刚好中奖,得出的结果与那一连串的乱码相符合。只有这样他才知道自己找到了那个密码。(有一种附加的加密技术被称作“salting”,它可以阻挡这种攻击,但现在尚不清楚有多少公司真的使用了这项技术。)
  
  这时,密码长度所能产生的你无法想象的作用。假设有一个黑客的电脑每秒钟能猜测1000种五位纯字母、完全随机、全部小写的密码组合,比如“fpqzy”,那最多需要3小时45分就能破解成功。现在只要把密码设成20位,破解的时间自然就会增加一点:要花650万兆年的时间。
  
  现在就有一个人为预测的问题。毕竟没有人能想出一个字母与数字完全随机的排列组合。相反,人们会遵循一些自然规则,比如用一些已经存在的单词,然后将字母O用数字0代替,或者在姓氏后面跟上一个年份。黑客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的破解软件会综合这些规则进行猜测,从而有效减少时间,快速猜中目标。每次,在一百万条密码中都能出现一个新的漏洞,这就像2010年的Gawker事件和今年的雅虎事件【注1】一样,而每次黑客们都能借此有效学到人们设置密码的新知识,也使得他们破解密码更加轻而易举。你可能以为自己够聪明,能想到一个绝佳的方法设置密码,其实黑客们早已熟稔于胸。
  
  所以说,最不可能破解的密码就是一长串完全随机的字母、数字、空格和符号,可真要这么设你就背不下来了。不过,既然长度这么很重要,你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一长串无规则的英文单词,且全用小写——比方说“awoken wheels angling ostrich(吵醒的、轮胎、钓鱼、鸵鸟)”就比已经很短小、还遵循银行那些烦人规定的密码(像M@nch3st3r)要安全得多。而且这样的密码还更好记,因为你在记忆中已经建立了一个画面:有一群吵闹的轮胎吵醒了一只在河边钓鱼的鸵鸟,不是吗?正如热门的宅向漫画《XKCD》去年发布的一期漫画就很清楚地指明了这一论点:“经过了20年的努力,我们成功地让每一个人练就一副‘密码设得是人都记不下来、是电脑都猜得出来’的好功夫。”
  
  而且其实事实比这更糟。因为密码太难记了,于是人们发明了“密码追回”,当中,安全问题就简单得连黑客都答得出来。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莎拉·佩林【注2】的个人邮箱会被黑客黑掉:入侵者把她的邮政编号和高中校名全给猜对了。账户追回的另一相关缺陷还导致《Wired》杂志【注3】作者马特·霍南(Mat Honan)在今年八月遭到了黑客的恶性袭击。几名黑客成功占用了他的谷歌账号,并以他的名义在Twitter上发表了种族歧视的言论,并远程清空了他手提电脑、手机以及iPad里的所有资料。后来其中一名黑客通过网络留言给霍南,告诉他,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亚马逊网站的客户服务热线很乐意提供了他信用卡账号的后四位,而在苹果的客户服务台,刚好就可以用这四位数重设他的苹果iCloud账户密码。
  
  有一些网站会让你使用密码短语(passphrase),就是刚才说的“钓鱼鸵鸟”那种。可是大多网站都不会这么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安全专家都认为,人们应该无视银行的规定把密码写下来。他们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觉得记在纸上很不靠谱,你就会想个折中的办法,最后你就选择最不安全的密码。(同样的道理,有些人会建议、甚至要求你定期更改密码,可其实你要记的密码越多,就越会被逼着去选择简单一点的密码。)
  
  “我有68个不同的密码,”微软安全专家杰斯珀·约翰逊(Jesper Johansson)几年前在一次会议上说。“要是他们不准我写下来,你猜我会怎么做?我肯定都会把所有账号都设上同样的密码。”密码专家布鲁斯·施内尔(Bruce Schneier)也同样提倡人们把密码写下来。他指出,绝大多数人其实都能够妥善保管几张小纸片的安全。你的配偶或你的室友是否可信,这种安全问题你绝对有能力推测出来。可换做是俄国黑客集团是否会威胁到你的银行账户,你就很难预测。
  
  我把这类见解告诉尼尔·艾肯(Neil Aitken),他是英国支付委员会的发言人(该委员会负责监督跨行转账系统与连接网络及其他事务)。他听了之后倒是显得十分镇定。他解释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欺诈法强迫银行客户必须执行一些义务。如果你只顾着保护自己的密码,此时如果有人盗走你账户里的金额,法律就会认定你“犯下严重疏失”,这样你的钱就很难再找回来。“你可以有一个世界上最难破译的密码,可如果你告诉了别人,那你就把这密码给毁了。”借此委员会强烈建议英国客户千万别把密码写下或把密码告诉给其他人。
  
  两方都各持己见。这就是安全问题的麻烦之处:你必须得权衡利弊。越方便意味着越不安全;对远程攻击防得越紧就让狡猾的室友越有机会趁虚而入。你是愿意冒稍微大(虽然这很难量化)的危险在金钱上,还是让自己处于长年的密码攻击之中?这种问题有够复杂,就好像是在问你:“你最不喜欢的车子是什么?”
  
  比尔·切斯维克(Bill Cheswick,朋友都称他为切斯Ches)和很多人一样,坚信我们这个社会正在沦入密码的混沌之中。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觉得自己得为此负一部分责任。1994年,作为AT&T的虚拟究部——贝尔实验室(Bell Labs)的成员之一,他参与合作撰写了一本书。书名耐人寻味:“防火墙与网络安全:击退狡猾的黑客”。(他曾提出“代理服务器”这一概念,这也因此成为他在互联网圈子里被称为“半人半神”的原因之一。)这本书为现代网络安全奠定了基础。可是现在,他说道,当我们大家在曼哈顿咖啡馆见面上网的时候,密码就成了“一根倒刺!谁能通晓那么多事情?”这个话题总能让切斯维克活跃起来,虽然他平时就是个滔滔不绝热情洋溢的家伙,可这次他还是会让对桌的人们从自己的笔记本里抬起头看他。“还有那么多规定!你还得混合符号啊,大小写啊,数字啊……”

【注1】Gawker是著名的明星追踪网站。Gawker与雅虎网都曾爆出存在安全漏洞。
【注2】Sarah Palin,长期活跃于美国政界,2008年由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麦凯恩选为副总统人选,搭档参选总统大选。
【注3】Wired是一本在全球范围内很有名的科技杂志。

相关推荐

什么样的密码是最安全的?

  

  这幅文字云图像显示的是人们最常用的密码,其中字体越大其使用率越高。
  
  斗胆让我猜猜:你上网用的所有密码——网上银行、邮箱、网购、twitter和facebook的登陆密码——在你脑子里是乱七八糟。你也非常清楚,访问不同的网站,必须选择一串不一样的、排序复杂的字母、数字和符号做密码,然后把它背下来。(先人的智慧教导我们密码守则第一条:绝对绝对不能把密码写下来。)
  
  可是你不会真这么做,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脑子没有这种能力。于是你选择用熟悉的单词来注册每一个网站:比如自家狗狗、你家那条街的名字,再加几个临时想到的排列,比如“123”作为结尾。也有可能你真的遵守了那条守则,也因此在登陆银行账号的时候常常被锁起来,或不停回忆各种荒谬的安全问题的答案。(“你小时候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我现在就被问到这一题,可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做的“运动”就是想方设法翘掉体育课。iTunes商店还有一个问题是问客户他们“最不喜欢的车子”是什么。)
  
  最可怕的是,最近几年,你还会被逼着设一个字母混合大小写的密码,可有哪一个正常人能记得起如此多重组合的排列呢?至少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你。
  
  如果你觉得自己设的密码太差劲了,我有个理由能让你不那么愧疚:这样的烂密码是普遍存在的。上个月,PIN密码泄露事件的分析报告显示,大概有十分之一的人会选择“1234”做密码;而最近雅虎网安全漏洞事件也让我们发现,有上千名用户设置的密码要么是“password(密码)”“welcome(欢迎)”“123456”要么就是“ninja(忍者)”。
  
  人们总是会设一些烂到不行的密码,甚至拿它去保护一些比自己的存款还重要的东西。军事安全专家们大都知道,在冷战高峰时期,美国核弹的“解锁密码”竟然是00000000。五年前《新闻之夜》亦曾揭露:1997年以前,英国部分核弹的钥匙锁,其本质就是一个自行车的车锁。至于怎么选择让弹头在空中还是地面爆炸,只要用宜家的内六角扳手(Allen key)就可以搞定。而这些根本就不是密码。遇到敌方攻击的时候,快速反击比其他什么都重要。
  
  我们的密码处在危险之中,而这也成了邪恶的黑客和“挂羊头卖狗肉”的安全测试人员一场又一场“军备比赛”。可是你只要跟那些内行人聊聊,就知道先人的智慧其实也是值得商榷的。举个反例:把密码记下来可能才是一个好主意。有些老板会命令员工90天更换一次密码,这可能并不是在提高安全性,反而是给自己惹麻烦。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一些银行的密码设置规范上:密码不能超过12个字符,不允许使用空格键,等等。而在所有规定之中隐藏的真相是:密码——作为保护人们在互联网上的私人资料的途径,最后却在根本上被违背了它的本职。
  
  我曾向一个经验丰富的网络安全研究员比尔·切斯维克(Bill Cheswick)指教,问他有没有办法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问题。他想了一会儿,提议道:“就把你的电脑烧掉,然后滚海边玩儿去。”尽管你的脑子可能已经乱得不行,但还是有既安全又不会失去理智的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跟以前别人教你的不大一样。
  
  密码破解手法形式多样,然而当中最重要的反而不是靠邪门歪道,而是靠蛮力强行攻击。举一个例子:有一个黑客,他潜入一家公司的服务器,准备偷取一份文件,文件上记有上百万条密令。这份文件(但愿)是被加密的,因此他不可能直接登入这个账号。假设文件里的密令是“hello”(当然没那么简单),在文件中它就会被加密为类似“$1$r6T8SUB9$Qxe41FJyF/3gkPIuvKOQ90”的字符。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这行乱码解开,因为他知道文件是被“单向加密”的。而他能做的,仅是将所有上百万种可能性加入同一个加密算法进行测试,直到其中一个密码刚好中奖,得出的结果与那一连串的乱码相符合。只有这样他才知道自己找到了那个密码。(有一种附加的加密技术被称作“salting”,它可以阻挡这种攻击,但现在尚不清楚有多少公司真的使用了这项技术。)
  
  这时,密码长度所能产生的你无法想象的作用。假设有一个黑客的电脑每秒钟能猜测1000种五位纯字母、完全随机、全部小写的密码组合,比如“fpqzy”,那最多需要3小时45分就能破解成功。现在只要把密码设成20位,破解的时间自然就会增加一点:要花650万兆年的时间。
  
  现在就有一个人为预测的问题。毕竟没有人能想出一个字母与数字完全随机的排列组合。相反,人们会遵循一些自然规则,比如用一些已经存在的单词,然后将字母O用数字0代替,或者在姓氏后面跟上一个年份。黑客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的破解软件会综合这些规则进行猜测,从而有效减少时间,快速猜中目标。每次,在一百万条密码中都能出现一个新的漏洞,这就像2010年的Gawker事件和今年的雅虎事件【注1】一样,而每次黑客们都能借此有效学到人们设置密码的新知识,也使得他们破解密码更加轻而易举。你可能以为自己够聪明,能想到一个绝佳的方法设置密码,其实黑客们早已熟稔于胸。
  
  所以说,最不可能破解的密码就是一长串完全随机的字母、数字、空格和符号,可真要这么设你就背不下来了。不过,既然长度这么很重要,你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一长串无规则的英文单词,且全用小写——比方说“awoken wheels angling ostrich(吵醒的、轮胎、钓鱼、鸵鸟)”就比已经很短小、还遵循银行那些烦人规定的密码(像M@nch3st3r)要安全得多。而且这样的密码还更好记,因为你在记忆中已经建立了一个画面:有一群吵闹的轮胎吵醒了一只在河边钓鱼的鸵鸟,不是吗?正如热门的宅向漫画《XKCD》去年发布的一期漫画就很清楚地指明了这一论点:“经过了20年的努力,我们成功地让每一个人练就一副‘密码设得是人都记不下来、是电脑都猜得出来’的好功夫。”
  
  而且其实事实比这更糟。因为密码太难记了,于是人们发明了“密码追回”,当中,安全问题就简单得连黑客都答得出来。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莎拉·佩林【注2】的个人邮箱会被黑客黑掉:入侵者把她的邮政编号和高中校名全给猜对了。账户追回的另一相关缺陷还导致《Wired》杂志【注3】作者马特·霍南(Mat Honan)在今年八月遭到了黑客的恶性袭击。几名黑客成功占用了他的谷歌账号,并以他的名义在Twitter上发表了种族歧视的言论,并远程清空了他手提电脑、手机以及iPad里的所有资料。后来其中一名黑客通过网络留言给霍南,告诉他,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亚马逊网站的客户服务热线很乐意提供了他信用卡账号的后四位,而在苹果的客户服务台,刚好就可以用这四位数重设他的苹果iCloud账户密码。
  
  有一些网站会让你使用密码短语(passphrase),就是刚才说的“钓鱼鸵鸟”那种。可是大多网站都不会这么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安全专家都认为,人们应该无视银行的规定把密码写下来。他们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觉得记在纸上很不靠谱,你就会想个折中的办法,最后你就选择最不安全的密码。(同样的道理,有些人会建议、甚至要求你定期更改密码,可其实你要记的密码越多,就越会被逼着去选择简单一点的密码。)
  
  “我有68个不同的密码,”微软安全专家杰斯珀·约翰逊(Jesper Johansson)几年前在一次会议上说。“要是他们不准我写下来,你猜我会怎么做?我肯定都会把所有账号都设上同样的密码。”密码专家布鲁斯·施内尔(Bruce Schneier)也同样提倡人们把密码写下来。他指出,绝大多数人其实都能够妥善保管几张小纸片的安全。你的配偶或你的室友是否可信,这种安全问题你绝对有能力推测出来。可换做是俄国黑客集团是否会威胁到你的银行账户,你就很难预测。
  
  我把这类见解告诉尼尔·艾肯(Neil Aitken),他是英国支付委员会的发言人(该委员会负责监督跨行转账系统与连接网络及其他事务)。他听了之后倒是显得十分镇定。他解释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欺诈法强迫银行客户必须执行一些义务。如果你只顾着保护自己的密码,此时如果有人盗走你账户里的金额,法律就会认定你“犯下严重疏失”,这样你的钱就很难再找回来。“你可以有一个世界上最难破译的密码,可如果你告诉了别人,那你就把这密码给毁了。”借此委员会强烈建议英国客户千万别把密码写下或把密码告诉给其他人。
  
  两方都各持己见。这就是安全问题的麻烦之处:你必须得权衡利弊。越方便意味着越不安全;对远程攻击防得越紧就让狡猾的室友越有机会趁虚而入。你是愿意冒稍微大(虽然这很难量化)的危险在金钱上,还是让自己处于长年的密码攻击之中?这种问题有够复杂,就好像是在问你:“你最不喜欢的车子是什么?”
  
  比尔·切斯维克(Bill Cheswick,朋友都称他为切斯Ches)和很多人一样,坚信我们这个社会正在沦入密码的混沌之中。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觉得自己得为此负一部分责任。1994年,作为AT&T的虚拟究部——贝尔实验室(Bell Labs)的成员之一,他参与合作撰写了一本书。书名耐人寻味:“防火墙与网络安全:击退狡猾的黑客”。(他曾提出“代理服务器”这一概念,这也因此成为他在互联网圈子里被称为“半人半神”的原因之一。)这本书为现代网络安全奠定了基础。可是现在,他说道,当我们大家在曼哈顿咖啡馆见面上网的时候,密码就成了“一根倒刺!谁能通晓那么多事情?”这个话题总能让切斯维克活跃起来,虽然他平时就是个滔滔不绝热情洋溢的家伙,可这次他还是会让对桌的人们从自己的笔记本里抬起头看他。“还有那么多规定!你还得混合符号啊,大小写啊,数字啊……”

【注1】Gawker是著名的明星追踪网站。Gawker与雅虎网都曾爆出存在安全漏洞。
【注2】Sarah Palin,长期活跃于美国政界,2008年由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麦凯恩选为副总统人选,搭档参选总统大选。
【注3】Wired是一本在全球范围内很有名的科技杂志。

依尼格码是什么样的密码

英国白金汉郡布莱特彻利公园曾被英国首相丘吉尔称为“最高机密” 的地方,在这儿工作过的、被称为科学怪才的人们是打败希特勒的无名英雄,希特勒到死对此都一无所知。英国政府最近决定,解密有关破译希特勒密码的资料,英国与希特勒进行智力较量的内幕故事终于大白于天下。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为了使乙方所用的密码不被盟军破译,挖空心思地设计了依尼格码,这种密码融数学、物理、语言、历史、国际象棋原理、纵横填字游戏等为一体,被希特勒称为“神都没办法破译的世界第一密码”。由于在战争中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依尼格码所迷惑,丘吉尔下决心破译这种神奇的密码。

  上海译报载文说,1937年,丘吉尔在布莱特彻利公园里秘密地建立了一个“X站”,从英伦三岛调集了一大批专长于数学、埃及学、英语语言学、德语语言学以及国际象棋冠军、纵横填字游戏能手等科学怪才来到了这个神密的地方,同希特勒玩起了密码游戏。从此,布莱特彻利公园就不再对市民开放了。战争期间政府的任何决定都是合理的,被战争吓怕的人们也没有多想政府为何要封闭公园。直到二战结束后,丘吉尔在第二任期参观这一公园时才神秘兮兮地说:“如果没有这个公园,没有那段时间里一直在这儿默默工作的人们,那位不可一世的德国北非远征军元帅隆美尔也许早在1942年的夏天就会攻陷开罗,马耳他也会落入敌手,地中海将成为德国控制的水域,进而遏制盟军的海上物资供应,德国的潜艇就将成功地阻击美军对我国的支援,1944年6月6日那场漂亮的对德反攻大战可能会推迟到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日也许推迟到不知何年何月。但是,幸运的是,这一切都没发生,因为我们的科学怪才们破译了希特勒的依尼格码,使我们赢得了主动,打败了这个战争狂人。我们不应该忘记发生在这个公园里的故事。”

  据统计,在X站工作过的人数以万计,但纳粹对此一直蒙在鼓里,后来,丘吉尔在表扬这些人严守机密的作风时说:“他们是一些光知道下蛋而不会咯咯叫的母鸡。”

  最近,当年参与密码破译的几位科学家接受了《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专访,透露了那鲜为人知的一幕。

什么样的密码才不会被盗?

理论上说任何密码都是有可能被盗的,只是一个破解时间的问题。
在现实中,比较安全的密码是混杂的,不要单纯的用数字或者字母,不要数位太短,不要用简单的组合,比如说asd123之类的,这样的密码在黑客字典里很容易找到。
数字,字母,特殊符号,三者放在一起组合还算是比较安全的。
另外,过一段时间可以更改一下密码,最好还是组合的密码,切忌自己可要记好啊,自己要是忘记了没法了。

第一种:大写 + 小写 + 特殊字符 + 数字 = 强密码
例如:P1@2s3s4W0r*d
破解有暴力破解和字典破解
暴力破解是像等差数列那样一个一个尝试你的密码
字典破解时查询使用频率最高的单词或一串字符尝试你的密码

什么密码都会被盗。。只是看容易和不容易而已。。

密码被盗 不一定就是密码问题 你在网吧上网最容易被盗 还有就是你电脑中毒 有木马进入

没有最为保险的密码,只能尽可能的复杂来保证安全,以QQ密码为例,建议可以大小写+数字+标点符号符号混合这样比较安全

不会被盗的密码不会被盗!

什么样的密码都有可能被盗,互联网本身就不是很安全,在这里没有隐私可言,一切尽在掌握

www.bkjia.comtruehttp://www.bkjia.com/jinghua/jinghua_167585.htmlTechArticle相关知识 什么样的密码是最安全的? 依尼格码是什么样的密码 什么样的密码才不会被盗? 什么样的密码最安全?为什么? 密码怎么样才...

相关文章

相关频道:

帮客评论

视觉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