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啥
热点:

最佳答案

  

  

  

  互联网面世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但是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已经经历了巨大变化。它的前身是众多独立网络的“大杂烩”,随后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性统一体。它是商业、通信、娱乐和教育的共同平台,您可以通过若干不同的设备与这个庞大的网络相连。

  

  但是将来呢?当您试图从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想起一件琐事,您可能只需要在您的智能手机屏幕上轻松点击。但是除此之外呢?答案并不完全清晰,但是这种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

  

  

  
  水晶球能预见未来的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吗?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数据传输速度将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提升。根据阿卡迈科技公司(Akamai Technologies)所提供的互联网季度报告,2009年全球数据传输的平均速度为每秒1.7兆比特(megabits)。这与贝尔实验室每秒100贝脱比特(petabits)的数据传输速度记录相比,实在是九牛一毛——这一速度相当于每秒1000亿兆比特。在这样的速度下,您在每秒可以传输相当于400盘DVD光碟的数据。

  

  在当前,互联网数据传输的巨大潜力与市场上可购买的服务之间,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享受极端高速网络服务的价格将会下降。甚至,我们普通消费者也可以在瞬间下载到高清电影,或者流畅地享受云计算电子游戏。

  

  正如有线连接达到前所未有的传输速度,无线网络也将持续发展。诸如长期演进技术(LTE)和无线城域网(WiMAX)技术,将为我们提供可以与宽带相媲美的数据传输速度。这些技术也允许便携式设备,比如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接入无线互联网。

  

  我们相信,互联网的速度将会更快,而且更加普遍。但是,未来的互联网还会给我们带来哪些不可思议的想象空间?

  

  在互联网领域,有一场无形的战争在数十年前就开始酝酿,战争的双方是互联网中立的拥护者和反对者。互联网中立(Net neutrality)涵盖了许多观念,其中一条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访问互联网上的任何信息,不论用户使用的是何种服务。

  

  

  
  专有平台和设备是否会导致互联网分裂?
  

  一些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s)反对这一理念,因为它意味着他们对自己所提供服务的控制权削弱。如果ISP可以与内容供应商之间展开交易,它可以为自己的合作伙伴提供优惠待遇。让我们看一个例子:

  

  如果您订阅的是ISP A的服务,该ISP与网站X达成了一笔交易,在该合作协议下,ISP A的用户可以在该网络上以最快的速度访问网站X。而网站Y是网站X的竞争对手,作为交易的一部分,ISP A降低甚至是阻止网站Y的用户访问。在样的情况下,用户就倾向访问网站X而非网站Y,因为他们可以得到更快的访问速度。这样的结果就是,网站Y由于用户流量偏低而遭受损失。

  
  如果我们把这个案例放大,结果可能变得更糟。假设您可以访问的网站完全由您所订阅的ISP提供服务,在某些市场,您甚至对ISP毫无选择权——该公司可以完全垄断本地市场。这就意味着,您不得不接受该ISP所设定的服务,这与互联网中立的精神是相悖的。

  

  专有平台(Proprietary platforms)同样也会对互联网造成威胁。诸如电子游戏机、智能手机和娱乐系统这样的设备,会吸引开发者设计新的互联网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虽然为设备提供了额外的功能,但是同时也造成了互联网的分裂。由于每个平台都变得封闭,开发者不得不从不同的平台间进行选择。

  

  这样的最终结果就是,这些设备的所有者在上网的时将分别得到不同的体验。如果任由这种趋势发展,我们就很难在互联网上进行有意义的会话——每个人的观点都会被他或她使用的设备所重构。

这也难怪开放平台(open platforms)可以得到比专有平台更多的支持。但是要打破平台专有化的藩篱还需要很长时间。在接下来的若干年当中,我们将看到的更多仍然是锁定系统(locked-down systems)。

  

  还有人认为,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并非只有益处,它还会让我们变傻,这是真的吗?

  

  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Carr)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名为《谷歌让我们变得愚蠢吗》(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卡尔注意到,由于人们日渐依赖互联网进行研究和娱乐,人们的其他能力开始退化,这是他这篇文章的主要论点之一。他假定,由于人们通常使用互联网的方式——尤其是万维网(World Wide Web)——人们习惯于从一条信息跳转到另一条。

  

  互联网能影响人类的思维方式吗?一方面,我们从互联网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海量信息。从“什么是宇宙大爆炸理论?”,到“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让面团发起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找到答案,您所要做的只是轻点几次鼠标。但是,我们得到这些信息,是否以牺牲自己的思考能力为代价?

  

  

  
  互联网能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吗?
  

  我们思考的方式,确实与我们记录和获得信息的方式存在关联。当我们开发出可以为子孙存储知识的系统,我们就把思考与记忆的负担转嫁到这些无生命的东西上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智力的下降。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卡尔的假说买账。美国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每年都会围绕互联网发展趋势展开调查,在问卷中研究小组向众多专家和行业分析师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在2010年的调查当中,其中一项问题就是调查被访问者对卡尔所提出的观点是否认同——谷歌和我们平常的上网方式是不是会使我们变傻,调查显示,81%的专家并不认同这种看法。

  

  诚然,得到信息并不能等同于我们的智力。您可能有能力找出一个事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您理解这个事实的意义或者语境。互联网是一个可以帮助我们学习的工具——但是这并不能取代学习本身。

  

  乐观主义者认为,互联网可以帮助我们自学;它已经慢慢进入一些曾经长期与世隔绝国家和文化;一些人认为,互联网可以为不同人群学习和理解对方提供共同的基础,甚至有可能给我们带来一段和平相处和相互合作的新时期。

  

  最终,互联网将逐渐清除横亘在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的传统边界,这种全球性变化并非无关紧要。这可能需要几十年之后,我们审视对方的方式才能发生明显的变化。愤世嫉俗者可能会说,即使是像互联网这样有用和普遍的工具,依然无法克服那些阻止我们成为统一世界的障碍。

www.bkjia.comtruehttp://www.bkjia.com/hulianwang/hulianwang110074.htmlTechArticle最佳答案 互联网面世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但是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已经经历了巨大变化。它的前身是众多独立网络的“大杂烩”,随后逐...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相关频道:

帮客评论

视觉看点